行走在雁荡山北岭

in hive-180932 •  14 days ago 

IMG_20170218_112029.jpg

我的家乡在美丽的雁荡山。在她的最北面有一条人迹罕至的古道——北岭,又叫马家岭,全长约六公里。曾经,这条古道是从灵峰通往南阁的一条交通要道。

星期六,我和爸爸一早从温州出发,去穿越这条慕名已久的古道。

来到灵峰景区入口,我们从鸣玉溪溯溪而上,避开了熙熙攘攘的游客。

IMG_20170218_103753.jpg

走在石头滩上,踩着鹅卵石一蹦一跳前进,可不像走平路那么轻松,但是充满乐趣。一块块石头上铺着一层薄薄的青苔,在水面的倒影下,发着碧绿的光芒,石头也仿佛有了灵性,散发出迷人的光辉,远远望去,好似一块块翡翠,镶嵌在白色的河床上,格外的耀眼。

沿着石头滩向前走,一潭清澈见底的湖水挡住了去路,水潭里有几条红色的小鱼,一动也不动的悬停在水中。仔细一看,还有许许多多颜色和湖水很像的鱼,成群结队的游来游去,再仔细看,里面居然还有一种叫玻璃猫的透明小鱼,在水潭里一会儿窜到这儿一会儿又游到那儿。

IMG_20170218_102921.jpg

我正看得出神,仿佛我也变成了一条鱼,在水里嬉戏玩耍,突然,一阵惊叹声我拉回到现实世界。

顺着发出这声惊叹的人的目光瞧去,在我的正前方有一座石拱桥,算不上精美但非常精致,朴素中带着几分华丽,和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虽然是一座人工建筑,但一点不突兀。

桥的两端设置了禁止通行的标志,看起来这座桥挺结实的,为什么会禁止通行呢?我问爸爸。爸爸思考了一会儿,说,你看这座桥这么窄,墙上的栏杆也不高,这里是景区,假如人多的话,不会很危险吗?我猜管理者肯定怕出危险,所以干脆就禁止通行。

IMG_20170218_100848 (1).jpg

这座桥就是雁荡山有名的果盒桥,和他对面的果盒岩,还有桥下的凝碧潭,合称果盒三景。这座桥据说有100多年的历史了。

凝碧潭挡住了去路,我们又回到了“正道”上,继续朝目标前进。一路上,树木越来越多,渐渐的,好像进入了原始森林,可惜今天没有太阳,如果是夏天的话,走在这样一条被罩了张绿网的路上,一定十分畅快。

奇怪,前面道路两侧的树林,怎么隔起了一层铁丝网?难道是为了防止野生动物出来?后来,我发现铁丝网里面的这些树上,都缠绕着好几卷胶带,胶带边缘长出一些绿绿的小草,我恍然大悟,原来这里是铁皮石斛的种植基地。可能是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没走几步,果然看到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铁皮石斛种植基地,请勿采摘”。

IMG_20170218_111518.jpg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肚子开始有些饿了,正巧前方出现了一幢房子,我们抓紧往前走,找一个休息的地方补充能量,终于到了房子的地方,原来这就是老爸时常提起的真际寺。不过,似乎“大名鼎鼎”的真际寺被改造成了林场工人的宿舍,门口还拴了一条狗。

可能这一带人烟稀少,看守林场的狗少见生人的缘故,一直冲着我们狂叫。为了躲避那只狗的叫声,我选择到前方一片桂花林里吃饭。

IMG_20170218_112401.jpg

老爸对真际寺很感兴趣,他说,这里曾经是宋朝的古刹,是很有历史感的地方,值得好好去探究。在我吃饭的时候,老爸便四处乱逛的去“探究”了。突然,老爸远远的叫了我一声,喊我过去,原来他发现了一个石碑,上面大概写着:孙科(孙中山的儿子)在这儿种了200多棵桂花树……

原来这片桂花林还是孙中山的儿子种的,老爸强行要给我讲这个故事,但是,我找了个借口,便远远的跑开了,他在后面气急败坏的教训我“不学无术”,我心底暗暗好笑,对这些石碑我可没有兴趣,还不如多看一会路边的甲虫或者蚂蚁,我对自己说。

我们在真际寺前的桂花林里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恋恋不舍的往前行。

IMG_20170218_110510.jpg

前面就是北岭的山脚,翻过这座山就是南阁了。古时候,雁荡和南阁两地的村民们都是走这条路,进行贸易和交往,非常热闹。现在造了很多公路,这条古道便逐渐荒芜了,除了像爸爸这样好奇的“驴友”外,很少有人来往。我们在山上走了一个多小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过。

这条古道虽然很短,给我留下的印象却很深。

(小黄牛 习作)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