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村记事 ]

in zzan •  last year 

[ 荒村记事 ]

我是一名在新村长大的 70後乡村男孩,学习一考完 SPM 後很幸运地进入师范学院就读。我妈说当老师虽然薪水不高,但就胜在稳定,而且福利好。于是我就在家人的祝福下跑到外州一个周围荒无人烟的地方念了四年的书。木讷的我一直到师范毕业都未曾交到女朋友,也不是没有暧昧的对象,可能就欠缺了点缘分。

毕业后,我就接获教育局的调遣,前往外州(为保护当地居民,在此保密)一个偏远原住民山区执教。我看在到山区执教有额外津贴及福利的份上,便接受了。此外,我师范学院的老师告诉我,到那个山区执教有另一个好处是只要做一些很简单的原住民研究,回来上几堂课,写成论文便可以拿到硕士了,对以后晋升非常有利。

教育部安排让我搭往山区运送物资的卡车顺道去那里。载我的司机叫阿成,他说往那个部落运送物资的車每个月就走两趟,通常是送米、食物、煤气和柴油。我永远忘不了那一趟旅程: 我们总共開了四个小时的車才从市区到达那个村落,其中三个小时的路程都是颠簸的山路。

進到山区,我观察了一下,发现那里的人基本都住在用很原始的材料搭建成的草屋。下車後,一个看起来跟我一样年轻的马来男生来迎接我。他叫 Adnan,是这裡唯一的老师。他告诉我,这裡没有校长,大多数时候只有一个老师,而他多一个月就要调回他老家了,到时这裡就会又只剩下我一名老师。

Adnan 说他会在这一个月裡教会我在这裡执教需要知道的各种事情。他首先从这个原住民部落的情况講起,这个部落大概有 400 - 500 人,差不多 60-70 户人家,由三个"族长" 管理。随后,那三名族长就带着一些村民过来,给了我一个简单但有趣的欢迎仪式。他们拿着一些点燃的叶子在我周围摆动,载歌载舞,估计是驱邪之类的意思吧。

那些原住民离开后,Adnan 就带我去看"学校"。这裡所谓的学校,其実就是一间木屋,课室摆放了六张长桌和长凳。而老师的房间,就设在课室后面。木屋裡除了课室,有两间睡房和一个储藏室。厕所设在木屋的后面外头,在一条小溪的边上,大小便都直接冲走。

Adnan 把我领進我将来的睡房,里面有两张并排的单人床,一张书桌,两张椅子,一个衣橱,电灯和风扇。我很不解为什么房里会放两张单人床,Adnan 就慢慢地跟我解释了来龙去脉。

话说老师在这裡非常被敬重,而这裡的原住民有这样一个"习俗",就是三个族长会轮流派他们的女儿来全天伺候老师的饮食起居。这些女生在"值班"期间就直接和老师同房睡,并且会主动跟老师做爱。

聽到这裡,我直接傻掉了。Adnan 说他刚来的时候也很震惊,随后他便跟我解释说,这裡的原住民对外来人有一定的崇敬,所以他们的族长就很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怀上外来老师的孩子,这样族长家在样貌、智力等各方面就会逐代变得和普通人非常不同,维持他们的独特性。

Adnan 告诉我要不要和这些族长的女儿做爱当然是由老师自己决定的,而如果对方怀孕了,老师是不需要负责帮忙抚养的。据他所知,从以前下来都没有男老师拒绝过。此外,几乎每一任老师都会在这裡留下至少一个孩子。

Adnan 接着又告诉我,这裡原住民的风俗很奇特,他们没有贞操观念,男女在大约12、13岁性成熟後就会同时和几个年龄相近的异性相好,随意交欢。当一个女生发现自己首次怀孕时,就会和自己最喜欢的男生"结婚",随后男生就搬到女生的家去住。

但是,在"结婚"後,男女仍然有和其他异性做爱的权力,条件是不能在任何屋里进行,而必须到野外去(野合),且不能被其他人看到。而男生也不会介意"老婆"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就一种"大家的孩子大家养"的概念。

随后, Adnan 开始讲解在这裡做老师需要做的工作。话说这裡的原住民以打猎和採集一些森林里面的东西为生,而"适龄"学生大多数都要帮忙工作,中午有空无聊才会来学校。这裡没有年级的分别,8、9岁到 30多岁的人都会来聽课,通常每天只有 10几个人会出现。而老师在这裡的工作很简单,只要教会他们认一些每天会看到的"实用"词,比如 air, awas, henti, jalan, bukit, sungai, hari, bulan 等,还有会数一到十就可以了。

Adnan 告诉我,务实而言,教会这些原住民读书写字没有多大意义,而政府在这裡最需要的就是有人统计他们的人数和健康状况。而这些工作都由被派来的老师帮忙负责,所以我每个月都必须上交一份很简单的统计报告。

到了晚上,其中一名族长在他家设宴款待我,而那个司机阿成也带着罐装啤酒来了。宴会基本就吃一些很原住民的食物,比如竹筒饭,烤鸡之类的。比较有趣的是,Adnan 竟然也喝起了原住民的米酒和啤酒。


宴会结束之后,族长告诉我他的女儿 Mi 会是第一个来服侍我的,叫我多多照顾,然后就让我把 Mi 领回了学校。Mi 看样子大概 15、16岁左右,肤色比我在这裡看到的其他大多数原住民女生浅很多,样子偏向马来人多点,脸型比较尖。我觉得用现代人的审美来看,她应该算是族裡比较美的女生了。

Mi 自从我進房後就很殷勤,不过我都不好意思叫她做事,就让她先去休息。她问我什么时候想睡,我说我整理好行李,然後用热水抹完身就睡,于是她就去帮我煮热水。

热水煮好後,我原本是打算自己用毛巾抹身的,可是 Mi 坚持要帮我,于是我就让她服侍了。我不好意思裸体对着她,就面向墙壁背对她脱光了衣服。Mi 用热毛巾从我上身开始擦拭,到了下身她也毫不避忌地搓揉我的阳柱。

在 Mi 的搓揉下,我克制不住阳柱硬了起来。这时,Mi 突然对我说了一句 "老师,英俊(Cigku, kacak)",我回了句"谢谢"。随后,她加快了爱抚我阳柱的节奏,不断对我说"老师,来(Cikgu, mari)"。老实说,我对这裡的女人基本是不感"性"趣的,因为她们基本就是一副非洲人样。可是 Mi 和其他女生相当不同,她比较像肤色略深的马来人,轮廓也比较标致。

我的性欲是被彻底激起了,完全放下之前的矜持和尴尬,就转过身来亲吻她的嘴,同时将她的裤子拉下。原来这裡的女生多不穿内裤,于是 Mi 的下体就赤裸裸呈现在我眼前。

印尼妻子

约心

Posted using Partiko Android

Authors get paid when people like you upvote their post.
If you enjoyed what you read here, create your account today and start earning FREE STEEM!